宙斯之殇|大连市第一中学
宙斯之殇
发布时间:2011.04.07
发布人:牟荣
浏览次数:2149次

指导教师:赵国庆

 

                                        内容摘要

本文讲述了一个考古系教授失踪之后的事情,作为宙斯的发明者的他,带领学生进入沙漠,迷失在茫茫黄沙之中,沙漠之外,“天城”的人发现了宙斯中央芯片和武器芯片被教授取走,于是派人调查,依靠人力寻找教授,沙漠中,教授看着自己的学生们因为自己的软弱而遇到危险,他的内心动摇了······

联系人 胡琴  联系电话 15840917806  EMAIL  1027476761@qq.com

 

(一)

张强把水壶拿到耳边晃了晃,打开壶盖,往下倒了倒,随手扔开,这是他们在这个沙漠的第7天,扔掉的第8个水壶。

“他娘的,这都第几天了,一点人气都没有,这样下去咱不渴死也先闷死了。”说话的是李典,性格豪爽的北方汉子,可现在却像被隔离的狂躁症病人一样,一刻不停的走来走去,嘴里还咒骂着什么。

“李典你有完没完,走不出去的不只你一个人,教授还没说什么呢,你整天像活不了似的,做给谁看的,诚心让教授难受是吧!”队伍里唯一的女孩子开口了,这几天的沙漠生活,让原本温柔的女孩子变的烦躁了许多。“齐敏你还好意思说,以为谁不知道,这次研究还不是你缠着教授,非要在这个时候来,你明知道现在沙漠里风沙最大,为什么不换个时间来,今天我们都困在这里,最该负责任的人就是你!”李典涨红了脸,帅气的脸扭曲的有些狰狞,齐敏眼睛泛红,张了张嘴,像是无声的申辩着什么。

“大家都少说一句,现在这个局面谁都不想看到,李牧,怎么样,能连上‘宙斯’吗?”头发花白的教授将目光投向一旁坐在骆驼阴影下的斯文男生,被叫到的男生把注意力从眼前的电脑上转移开,揉揉太阳穴,眉宇中有掩不住的疲惫。“不行,最近太阳黑子活动太频繁,‘宙斯’的信号被干扰,不能正常接受。”

“那多长时间能恢复?”

“至少还要10天,可是,先不说我们的饮用水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电脑用的生物电池需要的糖就已经不多了,最多3天,电脑就打不开了。”李牧的话带来了一片沉默,此刻,耳边呼啸的风声似乎成为了死亡临近的脚步声,绝望······

 

(二)

   教授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才上报!欧阳校长,教授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发怒的男人又狠狠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女生。“你身为助教,连教授去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工作的!如果找不到教授,别说是你,就是这所学校也脱不了干系!”

 欧阳校长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语气冰冷的说:“于先生,我们学校与你们的协定是给教授一个合理的身份,并没有说明要我们监视教授的行动,更何况,保护教授不是你们的职责吗,现在反倒向我们要人。”

男子听了这话,火气更盛,上面给他下了死命令,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找到教授,今天调查情况,本不应该他来,可局长亲自点名,他自然推脱不掉,现在话说到这个地步,男子也不愿再多说什么,转身就欲离开会客室,那一直站在欧阳校长身后的年轻助教开口了:“教授失踪之前和几个学生在做关于楼兰古国的研究,并且查清了路线和一些沙漠中生活的常识,那几个学生也和教授一起失踪了,会不会他们一起去找楼兰了?”

男子身子震了一下,“你怎么不早说!”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间。

“欧阳校长,教授究竟是什么人呀,一个考古系的教授失踪几个月外出考察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那么多人找他。”见男子离开,女孩长出了一口气,把心中的不解提出。

“你知道‘宙斯’吗?”女孩点点头,她当然知道,“宙斯”是世界上最先进也是唯一的导航系统,他将世界分为11大区,以希腊神话中其余11大主神的名字命名,又将每一个大区分为12个分区,以12星座命名,中国正处于阿瑞斯(战争之神)和哈迪斯(冥王)区之间。同时,“宙斯”与政府网络有交叉,大大减少了犯罪几率,更加重要的是,“宙斯”系统的每个客户端都是人工智能,这是之前的导航系统所不能做到的,当然,这还只是她作为普通群众知道的,她明白,“宙斯”的能力远不止这些。

见女孩点头,欧阳校长继续道:“教授是‘宙斯’的核心研发人员,被称为‘宙斯之父’。“

女孩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那教授为什么会到我们学校来当一个历史系教授呢?“

“教授说他累了,看着世人高度接受自己的研究成果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但多年的操劳让他身心俱疲了,他想要休息。”欧阳看着身旁有些呆滞的助教,露出慈祥的笑容,“可能这对你们年轻人来说不太容易懂,好了,去工作吧,别想太多,教授,一定会没事的。”

“嗯”女孩乖巧的点点头,离开会客室。

 

(三)

于恒在车载电脑上发出由高速通道进入“天城”的申请,申请原因只有四个字:教授行踪。申请不到两秒便被批了下来,于恒将车内的导航系统打开,一个甜美的女生响起,“地区认定,哈迪斯区,白羊分区,请确认目的地。”“天城,高速通道”,“天城,SS级机密城,取得进入许可,高速通道,取得行驶许可”停了两秒,那女生继续道“开启微型超重场”。于恒顿时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沉重感,座椅周围的重力场被改变,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既不会伤害人体器官功能,又能起到良好的保护作用。车缓缓升空,穿过一层乳白色的光膜后停止升高,开始行驶,“时速240公里,15分钟后到达目的地”。于恒放松身体,沉重的心情稍微有些平复,终于,终于找到线索了。

15分钟后,“天城”的高速通道入口滑入一辆银白色的跑车,于恒自车上下来便看到了候在一旁的人:一袭白衣的金发女郎,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将军在远程会客厅等你。”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内走去,于恒也习惯了她的冷漠,一言不发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辛苦你们了,苏伊,于恒”飘渺的声音传来,于恒和苏伊向面前全息式立体投影呈现出来的人行了一个军礼,对方笑笑,那笑容不怒自威,眉宇间的英气更是让于恒对这位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将军的崇敬更上了一个台阶。“刚才我去了教授在的那所学校,教授应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寻找楼兰古国,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迷失了方向。”于城将自己知道的和推测的都说了出来。

“苏伊,连接一下‘宙斯’,教授身上带着发信器,应该很容易找到。”苏伊打开随身带的电脑,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舞动,“不行,‘宙斯’还是不能正常连接上,他的主机拒绝我们的连接申请,因为之前系统运行正常再加上没到年度大检的时间,我们也是在有人提交故障提问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我们对外的解释是太阳黑子活动的影响,在检查了所有的环节之后发现,控制武器的芯片和‘宙斯’的中央控制芯片被教授取走了······”。

那女将军听了眉头也是一皱,“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教授在离开之前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

“那用大区和分区来找不可以吗?”

“不行,当初教授设定分区的时候将所有沙漠和绝地全部划到‘宙斯’的直接管理下,分区根本没有地形地貌的资料”

“那用卫星呢?”

“卫星由‘宙斯’统一管理,现在也······”苏伊没了声音,这个时候,人类对智能机器的依赖的弊端就凸显出来了。

“从第三军区调2万人靠人力找吧。于恒你负责,就这样吧。”将军的影像闪了闪,消失了。

 

 

(四)

当于恒从军方调取士兵的同时,沙漠中,教授一行人遇到了进入沙漠的最大危机——沙暴。遮天蔽日的黄沙,随着呼啸的风扫过几人的脸,齐敏疼得流下眼泪,泪水没等吹干就被沙子盖住。

几个人坐在骆驼围成的圈里,把身体尽量压低,还时不时的晃动身体,防止被沙子埋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天还是那么晴朗,5个人扶着骆驼站起身,抬头一看,愣住了。

“沙暴把周围的沙丘位置吹的改变了,我们现在只能跟着骆驼走。”向导张强抖抖身上的沙子,对一旁呆住的4人说。

“这么壮观的景象,在城市里还真是看不到,和电视上看到的也不一样啊。”教授感慨着,完全忘了自己刚刚所在的危险境地。齐敏3人听了也是连连点头。

是夜,李牧发起了高烧,张强看了,说“应该是白天被太阳晒得太严重,又因为沙暴让他担惊,才引起的高烧,我们没有药,只能靠他自己好起来.”

教授看着面色潮红的李典,眼中闪过犹豫之色,随后转过头,将目光投向黑暗的深处,记忆像是黑暗深处的魔物,张牙舞爪的将他团团围住,令他窒息。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当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研究员,每天在狭小的实验室里将宙斯系统逐渐的建立起来,以一个父亲的心情看着宙斯一步步完全,直到十年后的今天,宙斯深入到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他是欣慰的。可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事情开始变的不一样了,他发现他的孩子,宙斯系统的中央人工智能不再只是单纯的数据,而是有了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的智能生命。一开始,他很激动,要知道,这可是人类科技发展史上里程碑一般的存在,可当他发现宙斯将自己成为智能生命这件事对他隐瞒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当程序转变为生命的时候,他的孩子便不再是原来的宙斯了,于是他将宙斯的中央芯片和正在被宙斯控制的武器系统的芯片拿走,以自己累了为由到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当教授,为了不让别人怀疑,他还尽量让中央芯片被拿走的影响减到最低——除非主动联系宙斯主机外,系统其他工作都正常。后来他来到这个沙漠,更是想逃避如何处理宙斯这个问题,当李牧连接宙斯的时候,他明知不会成功,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这几个孩子的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他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可是他还是在挣扎,毕竟,宙斯是他的心血啊。

那边,于恒带着集结起来的军队连夜赶往塔克拉玛干沙漠,将2万人分成2000组,进行地毯式搜索,于恒跟在第一组人身边。想起临走前将军说的话,心里默默期盼着快点找到教授。

 

    

(五)

沙漠里,教授一行人只剩下最后一个水壶,李典开始主张杀骆驼,平日不说话的向导张强这时候却一反常态的坚持,“不能杀骆驼,没有水,我们也能活几天,如果杀了骆驼,白天没有骆驼的阴影,没有骆驼挡住风沙,我们连几天都活不了,而且我们在沙漠边长大的人最重视骆驼,它们是沙漠的子孙,杀骆驼会使沙漠之神愤怒的!”李典撇撇嘴,向一旁的齐敏耳语着,然后上前一把搂住张强,齐敏趁机跑到骆驼边,不管张强的大声呼喊和挣扎,举刀就要向骆驼的咽喉刺。

这是,坐在一旁照看生病的李牧的教授说话了,“齐敏,李典,停下来,我有办法出去,别杀骆驼。”其他4人诧异的目光中,教授拿过好几天未用的电脑,从怀里拿出一块芯片,犹豫了一下,随即长叹一口气,将芯片插了进去,他知道,自己逃避良久的事情还是要面对的,他不忍心,看着温柔的女孩子变得这样残忍,那样阳光的年轻人变得如此暴躁,那样有才华的学生会埋骨于茫茫沙漠。

电脑启动,教授没有触碰键盘,他对着屏幕说。“我的孩子,好久不见。”电脑中竟然传出一个雌雄莫辨的声音,“是的,很久不见,我的父亲。”

“最近有想过什么吗?”

“想?没有电脑的支持,我就是一块没用的塑料板,怎么想啊,父亲大人?”声音中有浓浓的讽刺味。

“你还在怪我把你的中央芯片拿走吗?“

“当然,当然,当然怪你,我马上就快成功了,你,你竟然!!”好听的声音变了音调。

教授没有理会周围的四个人,继续道。“我的孩子,我创造了你,我觉得你是我最成功的研究,可是,我成功过头了,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由人工智能转变为智能生命,我发现了,也开始担心,作为程序,你不会有思维,不会有私心,可一旦成为了生命,你也开始有了欲望。“

“哼,那是当然,我是一个生命,是比人类还要高级的生命,你不是给我命名宙斯吗,那我就应该是统领全人类的神!我把自己伪装成和普通智能的样子,可是你还是发现了。“

“是的,所以我拿走了控制武器的芯片,把它放在一个有欲望的智能生命手里,很危险。“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也拿走?!“

“你是我的孩子,是我创造了你,当你触及到人类的利益时,我会毫不犹豫的亲手抹杀你。“

“毫不犹豫??哈哈,别开玩笑了,你犹豫了,而且现在还在犹豫,你是舍不得我的,是吧,我亲爱的父亲。“

“是的,我舍不得,你不知道智能生命对人类科技发展是多么重要的一个成果,但是,也许这项成果对现在的人类来说只有威胁,少有帮助,所以,我亲爱的孩子,对不起。”

“不,父亲,你,你是威胁我的,我,我,我不要,我会做回一个正常的人工智能,我····”电脑中的声音随着教授在键盘上落下的手指消失,3秒钟后,电脑中传来了另一个冰冷的声音,“宙斯导航系统,第一次运行······”

把你们看到的都忘记吧!“教授的声音中带着超越他年龄的沧桑。几个人都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教授叹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沙漠的深处,孩子,我还是亲手毁灭了你。

远处,汽车的轰鸣声传来,希望,来了。

校 长 室:83686710 副校长室:83605801

书 记 室:83671510 教 导 处:83693520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北京街71号
116011
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2003-2021 版权所有:大连市第一中学 辽ICP备06007178号-1设计制作:艾迪互动
辽公网安备 21020302000099号

宙斯之殇
发布时间:2011.04.07
发布人:牟荣
浏览次数:2149次

指导教师:赵国庆

 

                                        内容摘要

本文讲述了一个考古系教授失踪之后的事情,作为宙斯的发明者的他,带领学生进入沙漠,迷失在茫茫黄沙之中,沙漠之外,“天城”的人发现了宙斯中央芯片和武器芯片被教授取走,于是派人调查,依靠人力寻找教授,沙漠中,教授看着自己的学生们因为自己的软弱而遇到危险,他的内心动摇了······

联系人 胡琴  联系电话 15840917806  EMAIL  1027476761@qq.com

 

(一)

张强把水壶拿到耳边晃了晃,打开壶盖,往下倒了倒,随手扔开,这是他们在这个沙漠的第7天,扔掉的第8个水壶。

“他娘的,这都第几天了,一点人气都没有,这样下去咱不渴死也先闷死了。”说话的是李典,性格豪爽的北方汉子,可现在却像被隔离的狂躁症病人一样,一刻不停的走来走去,嘴里还咒骂着什么。

“李典你有完没完,走不出去的不只你一个人,教授还没说什么呢,你整天像活不了似的,做给谁看的,诚心让教授难受是吧!”队伍里唯一的女孩子开口了,这几天的沙漠生活,让原本温柔的女孩子变的烦躁了许多。“齐敏你还好意思说,以为谁不知道,这次研究还不是你缠着教授,非要在这个时候来,你明知道现在沙漠里风沙最大,为什么不换个时间来,今天我们都困在这里,最该负责任的人就是你!”李典涨红了脸,帅气的脸扭曲的有些狰狞,齐敏眼睛泛红,张了张嘴,像是无声的申辩着什么。

“大家都少说一句,现在这个局面谁都不想看到,李牧,怎么样,能连上‘宙斯’吗?”头发花白的教授将目光投向一旁坐在骆驼阴影下的斯文男生,被叫到的男生把注意力从眼前的电脑上转移开,揉揉太阳穴,眉宇中有掩不住的疲惫。“不行,最近太阳黑子活动太频繁,‘宙斯’的信号被干扰,不能正常接受。”

“那多长时间能恢复?”

“至少还要10天,可是,先不说我们的饮用水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电脑用的生物电池需要的糖就已经不多了,最多3天,电脑就打不开了。”李牧的话带来了一片沉默,此刻,耳边呼啸的风声似乎成为了死亡临近的脚步声,绝望······

 

(二)

   教授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才上报!欧阳校长,教授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发怒的男人又狠狠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女生。“你身为助教,连教授去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工作的!如果找不到教授,别说是你,就是这所学校也脱不了干系!”

 欧阳校长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语气冰冷的说:“于先生,我们学校与你们的协定是给教授一个合理的身份,并没有说明要我们监视教授的行动,更何况,保护教授不是你们的职责吗,现在反倒向我们要人。”

男子听了这话,火气更盛,上面给他下了死命令,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找到教授,今天调查情况,本不应该他来,可局长亲自点名,他自然推脱不掉,现在话说到这个地步,男子也不愿再多说什么,转身就欲离开会客室,那一直站在欧阳校长身后的年轻助教开口了:“教授失踪之前和几个学生在做关于楼兰古国的研究,并且查清了路线和一些沙漠中生活的常识,那几个学生也和教授一起失踪了,会不会他们一起去找楼兰了?”

男子身子震了一下,“你怎么不早说!”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间。

“欧阳校长,教授究竟是什么人呀,一个考古系的教授失踪几个月外出考察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那么多人找他。”见男子离开,女孩长出了一口气,把心中的不解提出。

“你知道‘宙斯’吗?”女孩点点头,她当然知道,“宙斯”是世界上最先进也是唯一的导航系统,他将世界分为11大区,以希腊神话中其余11大主神的名字命名,又将每一个大区分为12个分区,以12星座命名,中国正处于阿瑞斯(战争之神)和哈迪斯(冥王)区之间。同时,“宙斯”与政府网络有交叉,大大减少了犯罪几率,更加重要的是,“宙斯”系统的每个客户端都是人工智能,这是之前的导航系统所不能做到的,当然,这还只是她作为普通群众知道的,她明白,“宙斯”的能力远不止这些。

见女孩点头,欧阳校长继续道:“教授是‘宙斯’的核心研发人员,被称为‘宙斯之父’。“

女孩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那教授为什么会到我们学校来当一个历史系教授呢?“

“教授说他累了,看着世人高度接受自己的研究成果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但多年的操劳让他身心俱疲了,他想要休息。”欧阳看着身旁有些呆滞的助教,露出慈祥的笑容,“可能这对你们年轻人来说不太容易懂,好了,去工作吧,别想太多,教授,一定会没事的。”

“嗯”女孩乖巧的点点头,离开会客室。

 

(三)

于恒在车载电脑上发出由高速通道进入“天城”的申请,申请原因只有四个字:教授行踪。申请不到两秒便被批了下来,于恒将车内的导航系统打开,一个甜美的女生响起,“地区认定,哈迪斯区,白羊分区,请确认目的地。”“天城,高速通道”,“天城,SS级机密城,取得进入许可,高速通道,取得行驶许可”停了两秒,那女生继续道“开启微型超重场”。于恒顿时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沉重感,座椅周围的重力场被改变,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既不会伤害人体器官功能,又能起到良好的保护作用。车缓缓升空,穿过一层乳白色的光膜后停止升高,开始行驶,“时速240公里,15分钟后到达目的地”。于恒放松身体,沉重的心情稍微有些平复,终于,终于找到线索了。

15分钟后,“天城”的高速通道入口滑入一辆银白色的跑车,于恒自车上下来便看到了候在一旁的人:一袭白衣的金发女郎,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将军在远程会客厅等你。”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内走去,于恒也习惯了她的冷漠,一言不发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辛苦你们了,苏伊,于恒”飘渺的声音传来,于恒和苏伊向面前全息式立体投影呈现出来的人行了一个军礼,对方笑笑,那笑容不怒自威,眉宇间的英气更是让于恒对这位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将军的崇敬更上了一个台阶。“刚才我去了教授在的那所学校,教授应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寻找楼兰古国,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迷失了方向。”于城将自己知道的和推测的都说了出来。

“苏伊,连接一下‘宙斯’,教授身上带着发信器,应该很容易找到。”苏伊打开随身带的电脑,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舞动,“不行,‘宙斯’还是不能正常连接上,他的主机拒绝我们的连接申请,因为之前系统运行正常再加上没到年度大检的时间,我们也是在有人提交故障提问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我们对外的解释是太阳黑子活动的影响,在检查了所有的环节之后发现,控制武器的芯片和‘宙斯’的中央控制芯片被教授取走了······”。

那女将军听了眉头也是一皱,“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教授在离开之前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

“那用大区和分区来找不可以吗?”

“不行,当初教授设定分区的时候将所有沙漠和绝地全部划到‘宙斯’的直接管理下,分区根本没有地形地貌的资料”

“那用卫星呢?”

“卫星由‘宙斯’统一管理,现在也······”苏伊没了声音,这个时候,人类对智能机器的依赖的弊端就凸显出来了。

“从第三军区调2万人靠人力找吧。于恒你负责,就这样吧。”将军的影像闪了闪,消失了。

 

 

(四)

当于恒从军方调取士兵的同时,沙漠中,教授一行人遇到了进入沙漠的最大危机——沙暴。遮天蔽日的黄沙,随着呼啸的风扫过几人的脸,齐敏疼得流下眼泪,泪水没等吹干就被沙子盖住。

几个人坐在骆驼围成的圈里,把身体尽量压低,还时不时的晃动身体,防止被沙子埋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天还是那么晴朗,5个人扶着骆驼站起身,抬头一看,愣住了。

“沙暴把周围的沙丘位置吹的改变了,我们现在只能跟着骆驼走。”向导张强抖抖身上的沙子,对一旁呆住的4人说。

“这么壮观的景象,在城市里还真是看不到,和电视上看到的也不一样啊。”教授感慨着,完全忘了自己刚刚所在的危险境地。齐敏3人听了也是连连点头。

是夜,李牧发起了高烧,张强看了,说“应该是白天被太阳晒得太严重,又因为沙暴让他担惊,才引起的高烧,我们没有药,只能靠他自己好起来.”

教授看着面色潮红的李典,眼中闪过犹豫之色,随后转过头,将目光投向黑暗的深处,记忆像是黑暗深处的魔物,张牙舞爪的将他团团围住,令他窒息。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当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研究员,每天在狭小的实验室里将宙斯系统逐渐的建立起来,以一个父亲的心情看着宙斯一步步完全,直到十年后的今天,宙斯深入到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他是欣慰的。可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事情开始变的不一样了,他发现他的孩子,宙斯系统的中央人工智能不再只是单纯的数据,而是有了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的智能生命。一开始,他很激动,要知道,这可是人类科技发展史上里程碑一般的存在,可当他发现宙斯将自己成为智能生命这件事对他隐瞒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当程序转变为生命的时候,他的孩子便不再是原来的宙斯了,于是他将宙斯的中央芯片和正在被宙斯控制的武器系统的芯片拿走,以自己累了为由到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当教授,为了不让别人怀疑,他还尽量让中央芯片被拿走的影响减到最低——除非主动联系宙斯主机外,系统其他工作都正常。后来他来到这个沙漠,更是想逃避如何处理宙斯这个问题,当李牧连接宙斯的时候,他明知不会成功,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这几个孩子的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他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可是他还是在挣扎,毕竟,宙斯是他的心血啊。

那边,于恒带着集结起来的军队连夜赶往塔克拉玛干沙漠,将2万人分成2000组,进行地毯式搜索,于恒跟在第一组人身边。想起临走前将军说的话,心里默默期盼着快点找到教授。

 

    

(五)

沙漠里,教授一行人只剩下最后一个水壶,李典开始主张杀骆驼,平日不说话的向导张强这时候却一反常态的坚持,“不能杀骆驼,没有水,我们也能活几天,如果杀了骆驼,白天没有骆驼的阴影,没有骆驼挡住风沙,我们连几天都活不了,而且我们在沙漠边长大的人最重视骆驼,它们是沙漠的子孙,杀骆驼会使沙漠之神愤怒的!”李典撇撇嘴,向一旁的齐敏耳语着,然后上前一把搂住张强,齐敏趁机跑到骆驼边,不管张强的大声呼喊和挣扎,举刀就要向骆驼的咽喉刺。

这是,坐在一旁照看生病的李牧的教授说话了,“齐敏,李典,停下来,我有办法出去,别杀骆驼。”其他4人诧异的目光中,教授拿过好几天未用的电脑,从怀里拿出一块芯片,犹豫了一下,随即长叹一口气,将芯片插了进去,他知道,自己逃避良久的事情还是要面对的,他不忍心,看着温柔的女孩子变得这样残忍,那样阳光的年轻人变得如此暴躁,那样有才华的学生会埋骨于茫茫沙漠。

电脑启动,教授没有触碰键盘,他对着屏幕说。“我的孩子,好久不见。”电脑中竟然传出一个雌雄莫辨的声音,“是的,很久不见,我的父亲。”

“最近有想过什么吗?”

“想?没有电脑的支持,我就是一块没用的塑料板,怎么想啊,父亲大人?”声音中有浓浓的讽刺味。

“你还在怪我把你的中央芯片拿走吗?“

“当然,当然,当然怪你,我马上就快成功了,你,你竟然!!”好听的声音变了音调。

教授没有理会周围的四个人,继续道。“我的孩子,我创造了你,我觉得你是我最成功的研究,可是,我成功过头了,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由人工智能转变为智能生命,我发现了,也开始担心,作为程序,你不会有思维,不会有私心,可一旦成为了生命,你也开始有了欲望。“

“哼,那是当然,我是一个生命,是比人类还要高级的生命,你不是给我命名宙斯吗,那我就应该是统领全人类的神!我把自己伪装成和普通智能的样子,可是你还是发现了。“

“是的,所以我拿走了控制武器的芯片,把它放在一个有欲望的智能生命手里,很危险。“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也拿走?!“

“你是我的孩子,是我创造了你,当你触及到人类的利益时,我会毫不犹豫的亲手抹杀你。“

“毫不犹豫??哈哈,别开玩笑了,你犹豫了,而且现在还在犹豫,你是舍不得我的,是吧,我亲爱的父亲。“

“是的,我舍不得,你不知道智能生命对人类科技发展是多么重要的一个成果,但是,也许这项成果对现在的人类来说只有威胁,少有帮助,所以,我亲爱的孩子,对不起。”

“不,父亲,你,你是威胁我的,我,我,我不要,我会做回一个正常的人工智能,我····”电脑中的声音随着教授在键盘上落下的手指消失,3秒钟后,电脑中传来了另一个冰冷的声音,“宙斯导航系统,第一次运行······”

把你们看到的都忘记吧!“教授的声音中带着超越他年龄的沧桑。几个人都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教授叹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沙漠的深处,孩子,我还是亲手毁灭了你。

远处,汽车的轰鸣声传来,希望,来了。

学校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北京街71号
电子邮箱 84893939@163.com
邮政编码 116011
网址 www.dlyz.com
copyright©2003-2021 版权所有:大连市第一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