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塔下的世外桃源|大连市第一中学
高塔下的世外桃源
发布时间:2011.04.07
发布人:任志宏
浏览次数:2041次

指导老师:赵国庆

 

内容摘要

本文讲述了一个小镇在一个特殊的高塔保护下过着最原始的美好生活,但是有人仍然不满足这种生活,想让踏出这片乐土,以及外来者对这里的向往,但是高塔原则只许出不许进,这打破了许多人的梦想。

联系人:任志宏  联系电话:0411-84740795  E-mail:691596993@qq.com.

 

玩耍了一天,我从林间走出来,蹦蹦跳跳地回家,路上经过一大片麦田,结实的麦穗和泥土的热烈气味拂入我的的鼻孔,“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我想“看来父亲又要累一陈子了”。

马上就要大忙特忙了,收割麦子是头等的大事,也是最累的,之后得赶在商队到来之前把麦子打出来,先将那份与口粮数量相等的应急储粮交到围绕着高塔基建造的半地下式公共粮仓里去,然后将口粮储存到自家地窖的大翁里,富余的粮食可以酿香醇的酒,也可以与成群结队而来的商队交换所需物品,诸如:布匹、金属工具等等,而最令人惊叹的则是发达地区所制造出来的:化肥、化学药品。在物物交换结果以后,还有许多事要忙,地里的蔬菜熟了要收获储藏,果园中的果实要采摘制成果酱。

我和母亲则要在家里洗衣,做饭……

在这个小镇中男人要将汗水撒在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上,女人则要操持家务度过一生,这种忙碌却快乐的生活已经持续将近一千年了,这离不开我们小镇的保护神——高塔,黑色的高塔犹如一柄长剑,直插云霄。

它保卫着我们的自给自足的生活,这座高塔是我们祖先修建的,而修建的原因却十分简单,生活是快乐的,不希望有战争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经历了千辛万苦,高塔终于站立在小镇中央,于是我们拥有了一个世外桃源,因为在高塔的顶端,在一台可以摧毁一切的机器,有一台可以制止小镇中出现暴力的机器,还有一双昼夜观察四周不知疲倦的眼睛。高塔履行使命的原则很简单,以高塔为中心,方圆五千米内为禁区,外来者进入即杀,禁区内挑起暴力者即杀,总之一句话,小镇要绝对的和平。

高塔这个名字已威名远扬,路人经过此处无不绕道而行,但总有一些置高塔原则于脑后的人想进入小镇,而结果只能用一个字形容“死”。可以说高塔是真正铁面无私的。

小镇中的人也敬畏高塔,因为即使你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只要你挑起暴力,结果则与那些想进入小镇的外来者的结果是相同的。

我望向麦田的另外一头,那里有一座房子,房子中住着一个我喜欢的男生——扬。我喜欢他并非源于他的容貌,而是他的想象力超群。

想起了他,便想起了他那天对我说的那些荒谬的话——他想跨跃那道“生死线”,到外面发达的世界中!

他对我说,他发现我们从古到今我们的生活方式都没有改变过,我们使用最原始的农具,而商品队带来的东西是不断变化的。我们从生到死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他不想生活在这个无聊的小镇中。

我感到十分惊恐,无论是谁,跨过生死线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况且我从未听说过有谁跨出过这个小镇。

我问过他“生活在这里不好吗?”他说:“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东西,生活也是一样”,“生活一成不变不好吗?”我立刻追问,“因为世界是进化的,所以我们也要进化”他回答“如果你为了追求进化而放弃了生命这值得吗?”我又问,“这值得啊,我为了自己的进化可以放弃一切!”

“那我怎么办?”我脱口而出。

扬怔怔地看着我:“你……一直是我的小妹妹啊!行了,我要回家了”,他缓缓地转过身,向远处走去,我则呆呆地站了一会,然后与他背向而行。

一转眼麦收的季节到了。

家家户户已经粮食打好,准备与商队进行物品交换。

商队为我们带来了我们缺少的盐,布匹等,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坏消失,南方部落发生水灾,整个部落准备北上,并会打劫沿路的农庄,现在他们正在向我们小镇的方向前进,如果不出意外,一周左右就会达到这里。

我十分吃惊,而长辈们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坚信“商塔”是可以保护我们的。

物品交换之后,各家各户又过回了往日平静的生活。

第六天后,随着太阳慢慢地升起,村里务农的人们看见了“生死线”外黑压压的人,他们整齐的排列着,最前边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各个全副武装,后面是有力气的妇女,她们几个人几个人合伙拉动一架大炮,并准备向小镇发射。

务农的人们看到这番情景,并没有慌张,他们以平常的速度走回家,等待着战争的开始。

当天边出现美丽的彩霞时,我便听到一陈陈巨响,我透过满是泥土的玻璃向生死线的方向看去,能看到的只是商塔放出的一阵阵“死亡之光”,炮弹与“死亡之光”相撞的刹那间,炮弹的碎片四射,飞向无人的麦田。

随后,一声声惊天地的“冲啊”撞入我的耳膜,而后无数尸体堆积在“生死线”附近。

渐渐地,渐渐地,热血沸腾的声音消失了,出现的却是女人们的嚎哭声,这便意味着“战争结束了”,小镇中无一人伤亡,而“生死线“外……

第二天,战争的幸存者们已经离开了,他们在离开之时,甚至无法带走亲人的尸体。

下午,扬对我说,他决定明天跨出“生死线“离开小镇,我听完后,呆立住了。

“不要,千万不要,至今还没有人跨出过小镇!”

“我一定要出去!”

又是一个清晨,我看着他跨过“生死线”,与小镇挥手告别……

“原来,小镇中的人可以跨出“生死线”,而外来者要在“生死线”止步,我无法跨出小镇,因为我无法承受进化带来的负担……”

校 长 室:83686710 副校长室:83605801

书 记 室:83671510 教 导 处:83693520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北京街71号
116011
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2003-2021 版权所有:大连市第一中学 辽ICP备06007178号-1设计制作:艾迪互动
辽公网安备 21020302000099号

高塔下的世外桃源
发布时间:2011.04.07
发布人:任志宏
浏览次数:2041次

指导老师:赵国庆

 

内容摘要

本文讲述了一个小镇在一个特殊的高塔保护下过着最原始的美好生活,但是有人仍然不满足这种生活,想让踏出这片乐土,以及外来者对这里的向往,但是高塔原则只许出不许进,这打破了许多人的梦想。

联系人:任志宏  联系电话:0411-84740795  E-mail:691596993@qq.com.

 

玩耍了一天,我从林间走出来,蹦蹦跳跳地回家,路上经过一大片麦田,结实的麦穗和泥土的热烈气味拂入我的的鼻孔,“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我想“看来父亲又要累一陈子了”。

马上就要大忙特忙了,收割麦子是头等的大事,也是最累的,之后得赶在商队到来之前把麦子打出来,先将那份与口粮数量相等的应急储粮交到围绕着高塔基建造的半地下式公共粮仓里去,然后将口粮储存到自家地窖的大翁里,富余的粮食可以酿香醇的酒,也可以与成群结队而来的商队交换所需物品,诸如:布匹、金属工具等等,而最令人惊叹的则是发达地区所制造出来的:化肥、化学药品。在物物交换结果以后,还有许多事要忙,地里的蔬菜熟了要收获储藏,果园中的果实要采摘制成果酱。

我和母亲则要在家里洗衣,做饭……

在这个小镇中男人要将汗水撒在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上,女人则要操持家务度过一生,这种忙碌却快乐的生活已经持续将近一千年了,这离不开我们小镇的保护神——高塔,黑色的高塔犹如一柄长剑,直插云霄。

它保卫着我们的自给自足的生活,这座高塔是我们祖先修建的,而修建的原因却十分简单,生活是快乐的,不希望有战争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经历了千辛万苦,高塔终于站立在小镇中央,于是我们拥有了一个世外桃源,因为在高塔的顶端,在一台可以摧毁一切的机器,有一台可以制止小镇中出现暴力的机器,还有一双昼夜观察四周不知疲倦的眼睛。高塔履行使命的原则很简单,以高塔为中心,方圆五千米内为禁区,外来者进入即杀,禁区内挑起暴力者即杀,总之一句话,小镇要绝对的和平。

高塔这个名字已威名远扬,路人经过此处无不绕道而行,但总有一些置高塔原则于脑后的人想进入小镇,而结果只能用一个字形容“死”。可以说高塔是真正铁面无私的。

小镇中的人也敬畏高塔,因为即使你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只要你挑起暴力,结果则与那些想进入小镇的外来者的结果是相同的。

我望向麦田的另外一头,那里有一座房子,房子中住着一个我喜欢的男生——扬。我喜欢他并非源于他的容貌,而是他的想象力超群。

想起了他,便想起了他那天对我说的那些荒谬的话——他想跨跃那道“生死线”,到外面发达的世界中!

他对我说,他发现我们从古到今我们的生活方式都没有改变过,我们使用最原始的农具,而商品队带来的东西是不断变化的。我们从生到死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他不想生活在这个无聊的小镇中。

我感到十分惊恐,无论是谁,跨过生死线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况且我从未听说过有谁跨出过这个小镇。

我问过他“生活在这里不好吗?”他说:“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东西,生活也是一样”,“生活一成不变不好吗?”我立刻追问,“因为世界是进化的,所以我们也要进化”他回答“如果你为了追求进化而放弃了生命这值得吗?”我又问,“这值得啊,我为了自己的进化可以放弃一切!”

“那我怎么办?”我脱口而出。

扬怔怔地看着我:“你……一直是我的小妹妹啊!行了,我要回家了”,他缓缓地转过身,向远处走去,我则呆呆地站了一会,然后与他背向而行。

一转眼麦收的季节到了。

家家户户已经粮食打好,准备与商队进行物品交换。

商队为我们带来了我们缺少的盐,布匹等,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坏消失,南方部落发生水灾,整个部落准备北上,并会打劫沿路的农庄,现在他们正在向我们小镇的方向前进,如果不出意外,一周左右就会达到这里。

我十分吃惊,而长辈们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坚信“商塔”是可以保护我们的。

物品交换之后,各家各户又过回了往日平静的生活。

第六天后,随着太阳慢慢地升起,村里务农的人们看见了“生死线”外黑压压的人,他们整齐的排列着,最前边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各个全副武装,后面是有力气的妇女,她们几个人几个人合伙拉动一架大炮,并准备向小镇发射。

务农的人们看到这番情景,并没有慌张,他们以平常的速度走回家,等待着战争的开始。

当天边出现美丽的彩霞时,我便听到一陈陈巨响,我透过满是泥土的玻璃向生死线的方向看去,能看到的只是商塔放出的一阵阵“死亡之光”,炮弹与“死亡之光”相撞的刹那间,炮弹的碎片四射,飞向无人的麦田。

随后,一声声惊天地的“冲啊”撞入我的耳膜,而后无数尸体堆积在“生死线”附近。

渐渐地,渐渐地,热血沸腾的声音消失了,出现的却是女人们的嚎哭声,这便意味着“战争结束了”,小镇中无一人伤亡,而“生死线“外……

第二天,战争的幸存者们已经离开了,他们在离开之时,甚至无法带走亲人的尸体。

下午,扬对我说,他决定明天跨出“生死线“离开小镇,我听完后,呆立住了。

“不要,千万不要,至今还没有人跨出过小镇!”

“我一定要出去!”

又是一个清晨,我看着他跨过“生死线”,与小镇挥手告别……

“原来,小镇中的人可以跨出“生死线”,而外来者要在“生死线”止步,我无法跨出小镇,因为我无法承受进化带来的负担……”

学校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北京街71号
电子邮箱 84893939@163.com
邮政编码 116011
网址 www.dlyz.com
copyright©2003-2021 版权所有:大连市第一中学